叶雨霁

我在台伯河那眺望,对面的景象朦胧成一片。

无题

*萧纵视角

*被官方刺激的粗糙产物

*所有ooc属于我,祝白属于彼此

*全员ooc尤其是萧纵因为我跟他不熟

     
 
 
又一个几十年,萧纵一脚踏出边境花田,拎着一壶酒再一次纵马江湖。

人活得太久了,就明白山川流水并非不可更改,所谓落日修竹的景色也不过如此。但人是不一样的,世间找不到两张完全相同的叶子,所以也没有重复的人。

萧纵期待再次遇到一个与众不同的人,可是这太难了,在时间的消磨下他几乎无聊到要和池塘里的乌龟聊天。

直到萧纵遇到了祝羽弦。

祝羽弦确实与众不同,复杂的人萧纵遇过不少,复杂但依旧心存信念而纯粹的人也并非没有。但是祝羽弦与他们都不同,这个少年带给萧纵的惊喜之多是他没能想到的。

他们下棋,虽然他输给了祝羽弦,可也输得畅快。那几日里萧纵乐于找祝羽弦喝酒,离别时特意送他一对银鹂。但萧纵明白,除却欣赏之外,他也不过是想让自己痛快。这人世无聊,萧纵也只有这点自找的快乐。

而为了让自己不无聊,萧纵特意去找了找祝羽弦心中的那点‘纯粹’。找到冥水鸢之后他发现云端变得越来越有趣了,冥水鸢这个小姑娘纯粹得不掺一点杂质,他纵观当今局势,发觉自己的无聊将不会持续太久,云端很快就有一场好戏可赏。

萧纵这么想着,从冥府屋顶下来,动作只惊动了月色。然后他一路向南,到了南海滨就约祝羽弦去喝酒,无意间发现他刚认识一个有趣的人。

他听楼下说书的说一位无名游侠如何以折扇退敌,还有游侠身边另一位如皎月骄龙一般的……游侠。萧纵知道那个无名游客是谁,彼时祝羽弦坐在萧纵对面,没有摆弄他的那支被传得神乎其神的折扇,而是把玩着一支没见过的玉箫。

酒过三巡,祝羽弦摩挲着玉箫告诉萧纵那人的棋下的可比他好得多,前手看似被步步紧逼,大龙被屠,后手眼见他砌墙,这才明白所谓大龙不过是一棵树,一个饵,后面还有一片森林,一场局。他还说那人因为酒量不太好所以不轻易喝酒,唯一一次喝醉,醉醺醺的模样非常有趣。

祝羽弦说了很多,但他始终没说出那人是谁。萧纵等他说完,才同祝羽弦说他去找了冥水鸢,端赏祝羽弦忽然恍惚的表情。

她是不一样的存在?萧纵问。

是,他回答。

他也是独一无二的。过了一会,他突然又添了一句。

祝羽弦对待‘他’的这个态度实在是令人好奇,萧纵给他舔满酒,问祝羽弦那个‘他’到底是谁。

祝羽弦一饮而尽杯中酒,抬手向上一指,萧纵顺着望过去——一轮明月当空。

他不愿说,萧纵也不再问,他们就只是喝,一直喝到畅快。到最后萧纵看着祝羽弦紧紧地握着那支玉箫,意外之余意识到他变了许多。

萧纵趁祝羽弦酒醒前先行离开,他原本想需要过很久两人才会再见,哪知再次重逢祝羽弦竟径直送了他一份大礼。

我要你教我关于忘却和封存的秘术,祝羽弦说。他看着萧纵时破釜沉舟的模样直教萧纵眼泪都快要笑出来,祝羽弦一言不发,沉默地站立在萧纵面前,眼神坚定。

他教,他当然会教,如今这个有趣的局面萧纵求之不得。

但萧纵没有和祝羽弦说明一件事,这种秘术之所以能够封存感情,是因为它能够封存记忆,而人的感情便是来源于记忆之中。可是这个秘术不能封存人的执念,祝羽弦会失去了对他人的感情,但是那由感情作为养分的愿望与期盼将永远根深蒂固在他心里,永远不会改变。

所以萧纵不知道祝羽弦进入云京时心底莫名的欣喜,他坐进文英殿中央的龙椅,好整以暇地等待某人到来时的心情,他会想起父母的死,想起云端天子的血,还会想起一个陌生又熟悉的人。在他进来后,祝羽弦能听到殿外刀剑相撞发出刺耳的声音,他还能想象到此时的天空应该是无星无月的。

因为月亮已经在他面前了。

祝羽弦不仅怀着他的野心和那些陈旧的愿望而来,还怀着一颗怪异地跳动着的心。

但是萧纵不知道,因为他此刻正在缥缈峰上,风卷着酒意,带来火与血的味道。
  
  

小剧场:

萧纵:你这扇坠玉质不错,借我看看。

祝羽弦:不行,他送的。

萧纵:……单身狗没人权。

    
    

评论(3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