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霁说会天晴

一个努力修炼出文笔的家伙,小学生文笔轻喷

雨天

奥兰多一直都不喜欢下雨天。


太阳被厚厚的乌云遮挡而无法照耀大地,绵密的雨丝从云层中洒下,把这个钢筋铸成的国家包围住,将一切利/刃融在雨里,磨去锋利的刀/尖。


自从弗里恩离开后,奥兰多更加不喜欢阴雨天。在那之后的一段时间里的雨天,潮湿的空气都能让他回想起那个弥漫着水汽的溶洞。在那些日子里,奥兰多撑着黑伞,绕过街角的花店,试图说服自己不去注意店中那些还沾着露珠的娇艳的红玫瑰。可他清晰地记得弗里恩扑向他的画面,毒/蛇手中枪/头射出的那朵如同血迹般的红玫瑰,这时奥兰多就会握紧伞柄,就好像弗里恩一直在他身边一样。


但是今天没有下雨,几个小时前会场上空还绽放着绚烂的烟火,一朵又一朵点亮夜空。此刻无星无月,之前燃尽的烟火再也无法为他提供光明,奥兰多感觉他好像被阴冷的水汽包围,其中的寒气从他胸口蔓延到全身。


身穿黑衣的人将窗户砸碎,破碎的玻璃闪烁着光。


奥兰多把海樱护在身后,将枪/口对准破窗而入的人,他看着黑漆漆的枪/口,却不合时宜地想起了那朵从枪/口中绽放的玫瑰。


“什么银发黑发,分不清。”


以前也有一个人说他分不清楚不同颜色的玫瑰代表的寓意,误将红玫瑰当做橘红色玫瑰送给奥兰多。


“我的任务目标是——”


曾经有一个人在执行终极任务时说“不朽荣耀”这个称号他志在必得,然后他们打赌输的人必须无条件答应获得这个称号的人任何一件事。


“白樱恋歌。”


“你是……”


奥兰多现在黑暗之中看着面前与他兵/戎相见的人,内心满是不可置信,可是质疑、愤怒和仿佛被背叛的心情紧接着涌上心头。他举着/枪,想要质问面前的人究竟是谁,可是复杂的心情堵着他的喉咙,只漏出一句带着颤音的话:


“弗里恩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看到视屏后的半小时产物

cp向估计不明显orz感谢忍受我的文笔看到这里的人

夹杂了一点点不靠谱的私设,欢迎官方打脸● ^ ●

发不出去我也很绝望啊QAQ

评论(1)

热度(22)